【原创】《太阳照常升起》:第四章 微观宇宙

  墨泉旁边的龙泉寺空荡荡的,张彦泽站在水池边定定地看着里面的鱼儿游动。他已经尝试过各种方法,却始终无法让内心平静下来。

  当太阳越升越高的时候,终于有人注意到了异样,然后惊讶如核辐射般迅速扩散到了每个人的身上,众生相在此时此刻共同诠释着同一个词语——难以置信。寺里的张彦泽可以清楚的听到围墙外面此起彼伏的各种夹杂着脏话的感叹声,他甚至听得到公园外面的马路上汽车焦躁的喧嚣声和隐没在其中的警笛声。

  早在混乱发生之前张彦泽就跟他爸说自己先回家了,而事实上他跟着杜鸿进了龙泉寺。在看到龙泉寺里除了他们两个再没有其他人的时候他就深刻地意识到自己这种跟着好奇心行动的做法很有可能最终会害了自己。他本有可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走开的,却因为好奇心鬼使神差的来到这里。他不知道杜鸿到底是什么人,有着什么样的目的,但他从杜洪说话的口气确信他已经超出了一般“人类”的范畴并且他并不想让人知道这个秘密。但是张彦泽知道了,这一点足以让杜鸿下决心让自己从世界上消失,而该死的自己居然来自投罗网!

  对他来说,我们都是猴子——张彦泽真的害怕了。

  “怎么不说话?你不是有好多想问的吗?”一直站在旁边的杜鸿先开口了,依旧是面带微笑。

  张彦泽的腿肚子一软,差点坐倒在地。

  “我……你……”张彦泽真不知道该说什么。

  杜鸿看出了张彦泽内心的恐惧,笑得更厉害了。“我知道你在害怕什么,也知道你可能会把我想象成什么人,不过相信我,这事儿完全超出你的想象。我对你没有任何恶意,只是觉得这个世界上总该有个人知道我们究竟做了些什么。这应该也是你希望知道的,而且我承诺我不会对你做任何事情,再说,目前你似乎别无选择。”

  张彦泽那种陌生感又来了,突然又觉得这人跟刚才的杜鸿老师不一样。他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终于压下了心中的恐惧,本着“死也要做个明白鬼”的原则开口了。

  “你究竟是什么人?外星人?对了,你刚才说的是‘我们’,还有谁?”一旦开口,张彦泽的恐惧完全就消失了,他甚至产生出了一丝兴奋和期待。

  “呵呵,就知道你会这么想。不过你猜错了,我是地球人,不过不是这个‘地球’;我也的确是杜鸿,但又不只是‘杜鸿’。”

  张彦泽瞪着疑惑的眼睛看着这个‘杜鸿’。

  杜鸿又笑了。“好吧,我们得慢慢从头开始说起。你可仔细听好了,不明白的也要强行记住,这可是你们这个世界上绝无仅有的一节课。”

  张彦泽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我来自另一个宇宙中的地球,从时间上来讲,大约是这个地球的两百多年后。”

  “时间穿梭!你是来自未来的人?”张彦泽大喊出来。

  “可以这么说,但有跟你想的不太一样。”

  “哦,我知道了,是平行宇宙!完美解决外祖母悖论的理论,一直以来我都认为这是一种逃避因果论的偷懒说法,没想到是真的。”张彦泽自顾自的说着。

  杜鸿若有所思地看着张彦泽在那瞎猜。

  “是多宇宙没错,但‘平行’却不准确。算了,我从头尽量用这个地球的说法给你解释吧。知道量子理论吗?”

  “科幻小说上看到过。”

  “那波粒二向性呢?”

  张彦泽摇摇头。

  “这些都不知道还说什么平行宇宙理论,”杜鸿有些无奈,“看科幻小说没错,但最好也用一些理论知识武装一下自己。”

  张彦泽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算了,这些你之后尽管可以自己去查资料,我只说这个地球上没有的。目前这个地球上的量子理论已经发现在比原子微粒还小很多的微观领域粒子的运动是混乱无序不可测的,比如光子和电子就是这样,我们无法预测其运动的轨迹,只能用概率来估算。而且在很微小的维度上,时空也是不规则的,是混乱状态,就像一堆泡沫一样杂乱无章,你们称之为量子泡沫,或者惠勒泡沫。这也是多宇宙理论的源泉之一,但在你们这个世界到现在还只是猜想,没有证据其存在性。”

  “一个活生生的证据现在在给我上课。”张彦泽小声嘀咕了句。

  杜鸿没有理睬他,继续说道:“在我们的世界,我们进一步研究发现了宏观上,在宇宙形成后,整个宇宙在扩散,宇宙中不是绝对同质的,是不规则分布的,是混乱无序的。”

  “跟微观领域一样?”张彦泽觉得自己的脑子开始不够用了。

  “是的,从此微观领域和宏观领域真正重合在一起,经过进一步研究,我们证实了多宇宙的存在。我们发现,微观其实就是宏观的缩影。”

  “什么意思?”张彦泽隐约猜到了什么。

  “说的简单点,我们世界的每一个基本粒子都是一个宇宙,不同的粒子就是不同的宇宙,就是不同的可能性。”

  “你是说,一个粒子就是一个宇宙?”张彦泽不自觉地抬起手盯着自己的手掌看,想象着那上面有着无数多个宇宙,里面有无数多个星球,无数多个文明,无数多个想自己一样的人,“而我们这个宇宙,只是你们宇宙中的一个粒子?”

  “是的,”杜鸿点点头,“宇宙是多层的,我们自己的宇宙也是另一个宇宙中的一个粒子。而我们还无法判断这样的嵌套有没有尽头,或许,会无限循环下去,又或许,不断嵌套下去又会回到本来的宇宙。”

  张彦泽有些晕了,他试图从另一方面寻找突破口。“你说你也来自地球。每个宇宙中都有地球吗?”

  听到这个问题杜鸿显得很兴奋:“不是,在我们研究过的粒子,也就是宇宙中,全部都跟我们自己的宇宙不同,甚至连最基本的物理规律都不同,除了这一个。”杜鸿指了指地面,“理论上,在所有可能性中,总有一个宇宙与我们自己的宇宙完全相同,但我们能找到它的可能性是无限小,也就是没可能。但我们意外地发现了一个宇宙,它与我们宇宙的相似度达到了惊人的99.999997%!”

  “这跟100%没什么区别吧,怎么还会相差两百多年?”

  “不一样,别忘了宇宙有多大。这点差别乘上一个宇宙的信息量可不只是两百年那么简单,还有许多细节上的不同。比如我们地球上的第一个黑人美国总统叫马丁·路德·金。”说到这儿,杜鸿饶有兴趣地笑了笑,“其实能有相同的物理基本常数就已经是很小的概率了,我们甚至从来都没有奢望过能找到地球。这简直是奇迹中的奇迹!”

  有那么一刻,张彦泽认为杜鸿就是个重度科幻发烧友,在逗他开心,但西边儿的太阳却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这件事情的真实性。但无论如何,这些话都对他产生了巨大的吸引力,他忍不住想要继续问下去。

  “那你又是怎么到我们这个在你的世界以一个原子还小的宇宙中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