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太阳照常升起》:第二章 老师

  Z市第二实验中学8年级9班在下午最后一节课的时候发生了一阵小骚动。

  这节课是物理课,但在上课铃响后门口并没有出现身高近两米的张老师那虎背熊腰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带这无框眼镜的年轻人。

  他镇定自若地在全班同学好奇的注视下走上讲台,拿起黑板擦敲了敲桌子,示意大家安静下来。“你们张老师有些事情,请我来代一堂课。我叫杜鸿,你们可以叫我阿杜,不用客气。”说着转身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然后冲着台下的学生微微一笑。

  班里爆发出了一阵笑声,然后是一阵窃窃私语,听得出来,大部分都是女生的声音。之所以会发生这种事情,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这位阿杜老师,是的,作为一名老师,他长得有些过于帅气了。有些女生甚至拿出手机偷偷地在给他拍照。

  “喂,我说你也注意点儿影响,先擦擦口水再看。”张彦泽毫不客气地揶揄着他的花痴同桌丁晓萌,并毫不出乎意料地收到了一个更不客气的白眼。也就是丁晓萌现在正忙,否则张彦泽左胳膊上又得是一块青。

  他不屑地撇了撇嘴,转过头去继续盯着那位阿杜老师。他打心眼里对这种偶像派老师充满反感,因为他们只要一进教室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吸引全班女生的目光,同时他也对班里女生幼稚的花痴行为感到强烈不满。其实他清楚的知道,自己这是某种嫉妒心理,但他也知道,在这个世界上,理性的认识不等同于理性的行为。

  杜鸿等到教室彻底安静下来后又再次开口:“今天我们就要开始学习传说中的牛顿三大定律了,牛顿是谁,我想不用多做介绍了吧,不知道的自己找块豆腐撞死得了。”班里爆发出一阵哄笑。杜鸿满意地转过身,在黑板上花了一个小人,又在这个小人的肩膀上画了一个更小的人,用手指着这个小小人说:“站在巨人肩膀上的这位就是,别看人家小,真正的牛逼人物啊!”又是一阵哄笑声。

  笑声过后杜鸿严肃起来:“好了好了,在正式上课之前呢,我想先问大家两个问题。”他停顿了一下,对着教室巡视了一圈,确认讲台下的一众学生都在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他,这才缓缓开口:“第一个问题是,发现和发明有什么区别?哪个更伟大?”

  “发现是发现已经存在的规律,比如牛顿三大定律;发明是创造出以前没有过的东西,比如爱迪生发明灯泡。”花痴二号李潇雨第一个举手回答。

  “嗯,”杜鸿满意地点点头,“那你说哪个更伟大些呢?”

  “呃,应该是发现吧,感觉牛顿比爱迪生厉害……”李潇雨的回答引来了一阵善意的嘲笑声。

  “嗯,这也是一种说法,厉害也算一种表现吧。”杜鸿微笑示意尴尬的李潇雨坐下,“谁还有不同的看法?”

  “不对,应该是发明更伟大,因为发明是一种创造,创造出以前不存在的东西,历史上改变人类进步的技术不都是发明?发现只是发现已经存在的东西,并不能改变什么。”有人回答。

  “但是发明不都是利用发现得到的规律进行的吗?规律才是基础。没有电的发现,第二次工业革命不会存在。”有人反驳。

  “可是……”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了争论中。

  “这个问题就先讨论到这儿吧。”杜鸿微笑打断了已经进入白热化的争论,“大家的知识面和思想深度真的出乎我的意料,你们说的也都很有道理,感兴趣可以下课继续讨论,科学结论总是诞生于激烈的争论中。但我想说的是,若是没有我向你们提出这个问题,你们中有谁有主动思考过这个问题?所以说思考才是科学的源头,不是学习。好了,下面我要问下一个问题了。”

  所有人都暂时从刚才的争论中挣脱出来,充满期待地等待第二个问题的到来。

  这个老师有点儿意思,张彦泽自作成熟地想。他刚才一直在思索这个问题,却并没有参与到讨论当中。问题的结论他也没有确切的答案,却突然感到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为人类——人类看似依靠科技拥有了巨大的能量,有改变世界的能力,却实际上始终被困在一个由一条条简易的公式编织成的牢笼里,永远被宇宙中那个永恒的叫做“规律”的手束缚着。这一点到底对人类是福是祸?若是福,那当我们知道了宇宙的终极奥秘后是否还有存在的意义?若是祸,如果宇宙是不可解的,那我们之前存在的意义又何在?

  张彦泽陷入了痛苦的思维怪圈之中,最终只好用“我还只是个初中生”强行中断了思维的进程——他经常这么干。

  杜鸿已经开始他的第二个问题了。“这是一个故事。从前,一个人养了一只猴子,他每天都在中午十二点准时给这只猴子四个桃,久而久之,猴子养成了习惯,每到那个时间就等着桃子来。突然一天那人改在下午两点去送东西,而且送的是香蕉,数量也变成了三个。你们觉得,猴子会有什么反映?”

  问题一出现,教室陷入了短暂的寂静之中。张彦泽在心里发出了一声痛呼——他又掉进刚爬出来的思维深渊了。

  “不会有反应,因为猴子饿死了。”不久,有人插科打诨,引来一阵笑声。

  “还能怎么样,吃香蕉呗。”

  “猴子会疯掉,冲着那人上窜下跳……不过,到最后还是不得不吃香蕉……”

  张彦泽在一旁听着,这个问题对他有着一股莫名的吸引力甚至还有种惊悚感,他确信这个问题跟上一个有着紧密的联系,却不知道联系在哪。他仿佛看到这个故事上笼罩着一层薄纱,却不知从何下手把它拨开。

  最后,他选择开口。

  “那人为什么要这么干?这对他有什么好处?”开口之后他就有些后悔,觉得这个问题太幼稚了。

  杜鸿转过身子看向张彦泽,饶有兴趣地打量他。“这需要理由吗?”

  “凡事总要有原因的。”张彦泽回答。他确信这是自己想问的,却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样的答案。

  “那好吧,或许是那个人很无聊,想耍猴;又或许他在做实验,就像巴普罗夫对那只狗做的那样。”

  “可是……”他有些失望,因为这个回答并没给超出他的预想,却只是让他的问题显得更加多余。

  “好了,这个问题就到这儿吧,”杜鸿打断了他进一步的追问,转身走向讲台,“其实这两个问题的目的是开拓你们的思路,没有标准答案,想要追寻答案,自己去找,这才是科学的真谛。奇妙的猜想总要用实验去证明,尽管实验得到的也未必是真理。”

  杜鸿重新站在了讲台上,面向全班。“好了,下面我们开始正式上课,你们班物理课代表是谁?跟我去办公室帮我拿一下实验器材。”

  张彦泽站了起来。

  杜鸿有些意外,看张彦泽的眼神更奇怪了。他笑着冲张彦泽挥挥手,示意他跟在自己后面。

  ……

  “老师,关于刚才那个问题……”在教师办公室里,张彦泽一件一件把实验器材整理出来,找准时机开口问道。

  “有好奇心喜欢思考是个好事,不过别在一个问题上太纠结。”杜鸿回答。

  “可是……”

  “好了,我刚才也说了,想知道答案,就自己去找。我能跟你说的就是,对于那只猴子来说,十二点、四个桃,就是真理。”杜鸿说完,不再理会张彦泽,径直向教室走去。

  张彦泽呆了一呆,反复思考着杜锋最后那句莫名其妙的话。

  ……

  下晚自习后,张彦泽和同学边聊天边一起推着自行车走向校门口,话题从班内的女生聊到漫画中的战斗力排行。他已经用“我只是个初中生”大法再次把那个纠结的问题和那个奇怪的阿杜老师尘封在了记忆的箱子里。

  我会把这事儿弄明白的,但不是现在,他这样对自己说。

  “阿泽!”出校门后,张彦泽被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住了。

  “妈?你怎么来了?”

  “我来接你,先上车。”

  张彦泽向四周看了看,发现好多同学都跟他一样,带着疑惑的神请看着突然出现的父母。他挠了挠头,有些莫名其妙,跟着把自行车放到了汽车后备箱中。

  “你们学校附近,就千禧龙和实验小学那,今下午一连出了好几个车祸,有几个小学生被埋在沙子下面了,你说吓不吓人。我不放心,来接你。”

  “哦。”张彦泽明白了老妈突然来接自己的原因。至于车祸,他已经麻木了,这年头可从来不缺这个,他悲愤有个屁用。不过他还是情不自禁地透过车窗向西边望去。高耸的千禧龙大酒店在夕阳的映照下仿佛是一个披着薄纱的女子,甜美而宁静,他实在想象不出在那下面正有一群人在进行着怎样的生离死别。

  “听说那几个被埋的孩子里面,有你物理老师他闺女……唉,你说这事儿弄得。”老妈不禁有些感伤。

  “啊?唉……”张彦泽跟着也叹了口气。